• <button id="txn0j"></button>
  • <dd id="txn0j"><track id="txn0j"></track></dd>
    <th id="txn0j"><pre id="txn0j"><rt id="txn0j"></rt></pre></th>
    1. <dd id="txn0j"><pre id="txn0j"></pre></dd>
    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版

      登錄站點

      用戶名

      密碼

      使用QQ登錄

      使用新浪微博登錄

      季顏顧念白小說

      19已有 135 次閱讀   2019-07-21 22:50   標簽顧念白 
      顧氏集團大廈。

      頂層橢圓形的豪華辦公室內,正上演一場尷尬曖昧的脫衣秀。

      窗簾緊閉,外人不知里頭的奧秘。

      顧念白隨意地斜倚在進口的意式沙發上,薄唇緊抿,鳳眼細瞇,濃眉微鎖。而后,將手里握著的半杯馬爹利,一飲而盡。他漫不經心地打量了一下對面站著的女子,眉頭一挑,換了一種姿勢。

      “季顏,如果覺得膽怯,不如也喝一杯?”

      站在他對面一米遠的,是一個皮膚白皙、身形豐滿、面貌嫵媚的年輕女子。女子的神情里透露出拘謹和緊張。

      顧念白啟唇一笑,起身,倒了一杯紅酒,示意她張口。他喂她喝。

      “不用。”季顏扭頭婉拒,她不習慣他的靠近。

     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,但她已能感覺出對方的攝人氣場。

      “那好,開始吧。記住,一定要打動我。”顧念白似笑非笑,隨即擰了一個開關,室內變暖,燈光也旋即變成曖昧的緋色。

      季顏深呼一口氣,她顫抖著開始脫掉外衣。

      “繼續……這可是你在求我……”

      “是的。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!”她咬緊牙關,提醒自己無論如何就不要放棄。已然逼上梁山了,那就繼續走上去。

      顧念白冰冷著臉,目無表情,但透過薄薄的襯衫,已然能感覺出她的芬芳誘人。她一咬牙,迅速將襯衫迅速卸掉至胳膊彎。

      紅色的內衣在燈光的照耀下,更顯觸目。

      顧念白吸了一口氣。

      他有過情人,流連過花叢,但是季顏身材好的還是足以讓他噴血。膚如凝脂,白似剝荔,那一抹深深的溝壑,更刺激的他想探進去,深深一澤芳潤。

      此刻他,他心意幽幽。

      沒想到,季松平的女兒,姿色超出葉雨秋那么多,真的讓他意外。他本以為,和季松平的小姨妹聯姻,能更大程度地掌控蘇城乃至整個華東的地產業,卻不想他的大女兒才真正迷人。

      “繼續……”

      他悶哼了一聲,體內涌起一股難以抵擋的熱流。他知道那是什么。

      季顏的眼中有淚光閃爍。這很羞恥。

      很快,紅色的內*掉落在地。

      季顏美妙的身體在顧念白眼前展露無遺,身前那對粉色花蕾芬芳甜美的像三月的丁香。本能地,她伸手抱住胳膊遮掩。

      顧念白克制著自己。她比他想象的還要精致可人。

      “別擋著!你不是想報仇嗎?你不是恨葉雨秋姐妹恨得咬牙切齒嗎?這個關鍵頭上,你得讓我興奮你知道嗎?”顧念白冷哼幾聲。

      一陣短暫的沉默。

      “是,我是恨她,所以,才叫你別娶她。”

      “呵呵,季顏,我是你能命令的嗎?”顧念白便露出一抹玩味的神色,頓了頓,卻又有點兒欲說還休:“我不娶她,難道我還娶你?”

      顧念白陡然一問,季顏頓時傻眼,身子差點沒站穩。

      她不能前功盡棄,冷靜,必須冷靜。顧念白可不是一般的男人,自己就在走鋼絲,如果不走到盡頭,等待自己的就是粉身碎骨。

      想到此,季顏就強顏歡笑:“顧少,不管怎樣,我會小心伺候你的。”

      顧念白邪魅一笑,用手勾住季顏的下巴:“算你識趣。記住,我顧念白喜歡聽話的女人。”

      季顏輕輕一嘆,真的沒有任何選擇,是自己找上門的,只為了給母親報仇。為了一洗十年的恥辱,她必須攪局,將顧念白和葉雨秋的婚事攪的雞飛狗跳,攪的不得安寧,攪的人財兩空。

      母親是被父親和小三葉艷秋合伙氣死的。母親臨死之前,葉艷秋就大搖大擺地帶著拖油瓶妹妹登葉雨秋登堂入室。

      她恨他們!

      她要報仇。

      憑什么,在父親的悉心運作下,葉雨秋能夠嫁入本城頂級豪門顧家,而她卻要繼續活在痛苦里,繼續受唐氏姐妹的羞辱和折磨?

      輕輕一扯,*褲就滑落了,這一切,盡數落在顧念白的眼里。

      他緊抿雙唇,心內微微著惱,這么美妙的胴體,大概也被男人采擷過了吧。季顏能豁出去脫光了勾/引他,在男女作風上上肯定也開放,他不信季顏能夠守身如玉。

      “夠了!”他不悅地低吼一聲,捏在手里的酒杯左右搖晃,酒也潑灑了出來。

      季顏一驚。“那我可以穿上衣服了嗎?”

      “自便。”

      這讓她困惑。他……對自己的身體到底滿不滿意呢?讀書的時候,她為了掙點學費,也當過不露臉的內衣模特兒,她的身材還是不錯的。

      但如果顧念白刻意挑剔,故意找茬的話,她非但不能破壞他們的婚事,反而讓自己白白被顧念白白白占盡了便宜。

      她抑制住不安,走到顧念白跟前,甩了一下烏黑的長長的長發,美目盼兮,聲音嬌軟,嗲嗲地:“顧少,行不行,給個話嘛,你這樣,讓我心好緊張好緊張的。”說畢,一雙玉手已經搭上了顧念白的肩膀。

      季顏不知道,原來自己會撒嬌。

      聽著自己甜膩的聲音,她渾身也不禁一個激靈。不過看顧念白似乎很吃這一套,季顏更是溫柔的像一只波斯貓。

      顧念白沉吟了片刻,也就大手一伸,就勢將她的細腰摟住,聲音透著磁性的沙啞,眼眸深沉如潭:“季顏,那么……就先當我的情人,如何?”


      分享 舉報

      偷情视频导航